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市场动态

关内豆市“搅局” 东北挺价“吃力”

更新时间:2018-12-04    点击次数:12605次    文章来源:


目前,关内部分赌市豆源出现劣变,受其价格“搅局”,产区豆市经营商更是“雾里看花”;东北国储轮换收购价下调后部分粮库门前车流不减,而优质豆源释放缓慢,赌市商户挺价“吃力”。

赌市豆源劣变 价格拖累显现

近日,市场各类蔬菜价格大幅下降,反映出当前供应充足,居民对副食品的选择空间较大,对豆制品的依赖度明显降低。食用大豆需求较大的下游主体,受产区行情由高向低过渡影响,其销售热情受挫,以致进入“人困马乏”状态。市场的“少进慢补”,导致产区库存释放缓慢,现收豆源与赌市囤积豆源的感观明显存在差距,加上部分赌市豆源入仓时水分偏大,劣变现象已开始显现,部分地区赌市商只得忍痛下调价格,这种现象在河南许昌、漯河境内已经陆续出现。因当时受外围“抢豆潮”的影响,部分商户不是单纯地为赌市而囤积,只是挺价心理较重,由于这股“潮”来得快、退得急,让这类商户“豆腐掉进灰窝里———吹不得,打不得。”这类豆源的质量在“抢”中入仓,因外界温度下降不明显,仓内“温度”明显升高,这种“发烧”加剧了豆源劣变升级。
许多商户经过翻仓晾晒,不仅成本大幅增加,而且豆源色泽明显暗淡无光。在优质豆源购销僵持的情况下,增压比重加带选的装车价仅在4240~4300元(每吨,下同),持劣变豆源的商户更加没有“底气”。目前这类豆源发往西北方向还有需求主体,但销售面较窄,只要有接货方,4000~4100元也积极抛售。
安徽产区虽有大量豆源来自河南上述区域,但当时入市抢豆的群体多为“经验老到”的商户,拉回囤积的豆源也是精挑细选的,因此,进入安徽境内的“河南籍”豆源劣变现象目前还不明显,但这类豆源与地产豆相比依然“逊色”。
“入境”的豆源装车价在4300~4360元明显“硬挺”,市场较为敏感,多数向大型加工企业输送。各区域纯地产豆供需基本平衡,因筛选设备差异,主流装车价在4360~4400元。 

“收难卖难”明显 适时释放库存

沿淮大豆产区及外围的江苏、山东、河北各地均体现“收难卖难”的现象。由于质量与去年反差较大,产区间质量基本平衡,优质类豆源占比扩大,区域间除运输优劣势费率差异外,仅有个别单收品种价差明显,同类豆源价差已经缩小到最低值。同等质量、同一需求主体,给终端市场带来宽松的选择空间,市场没有明显的区域倾向,以致凹凸行情难以呈现。
市场低消耗状态在外部环境影响下将进一步延伸,各地收购商高昂的投入利润却微薄,甚至出现亏损,收购情绪消沉促使收购价格下调。价格大幅下调农户却表现惜售,这种矛盾造成“难收”;而高收市场则很快转向,导致“难卖”现象即刻呈现,但这一现象将促使各地行情向平稳趋势运行。
上述迹象令产区经营商依据各地环境调整,多以去库存化为主。江苏南部的南通、盐城、大丰、东台、淮安等地“翠扇”“腐豆”单收品种降幅略小,装车价仍在5000~5100元,其余“杂花豆”装车价已由最高时的4840元下降为4400~4480元;北部的睢宁、沛县、连云港等地除“大乳白”品种装车价稳定在5800~5900元外,其余不分品种,均进入“杂花豆”之列,装车价已回落为4360~4400元。
山东各地价格同样下调,南部济宁、鱼台、梁山、菏泽等地增压加带选的“杂花豆”装车价为4300~4360元,抛筛和普通比重筛豆源流通受阻,装车价4160~4200元;黄河上下游的东营、利津、德州增压比重豆源车板价为4200~4260元,其他类型的普通筛选设备豆源装车价4120~4200元。
虽然各地“难收难卖”现象普遍,但市场的清淡短期内无法改变,豆农对调价后的行情难以适应,体现出惜售情绪,减缓了收购商压力,使得行情企稳。建议收购主体不要因收购量下降而认为会发生大的上涨,此时更是释放库存的时机,避免农户因适应行情、转变惜售心理而增加压力。

国储收购减 压挺价追涨尚难

关内行情下调后,东北产区价格优势已不明显,各地商品豆源流通明显受挫,加之国储轮换大豆三等粮源收购价两次下调,正常收购的网点排队车辆依然较多。受国储调价影响,产区优质类高蛋白豆源欲随三等豆源下调收购价,令豆农明显惜售。
黑龙江西部地区因早霜冻害较重,优质类商品豆源大幅减少。各地等外粮源释放压力偏重,而三等粮源产区仅有粮库和个别企业收购,距库点偏远的区域很难与库点偏近的收购网点相比,只得施压收购价格。三等豆源偏多的区域商品豆比例较小,贸易商对这类豆源的后市均有看涨心理。大户仍在观望目前的价格,小户则随行就市,随收即卖。这一现象的出现,对大批赌市群体挺价明显不利。
东部区域优质商品豆比例较大,而国储收购库点少于西部,加上运输费率的劣势,豆源只有调整价格。
像佳木斯、同江、建三江等地由于需求主体匮乏,货源流通量和价格均无法与海伦、绥化、海北、张维等这类产区相比。
上周,东北国储收购仅有嫩江和九三直属库仍按3660元收购,其余均按3620元执行,但由于各库点排队车辆较多,不排除有再次下调价格的可能。
内蒙古扎兰屯商品豆装车价3700~3720元,而蛋白含量在39%~40%的阿荣旗同类商品豆装车价3680~3700元,比上周回落20元。
从东北各地情况观察,产区内优质豆库存较大的贸易商,对后市看涨的期望值较高,但许多中小型商户源源不断向市场输入,饱和了市场需求主体,短期内市场需求的低迷难以改变。这类赌市豆源短期挺价市场不会支持,而长期压库,在各种费用加大后其成本随之递增,后期即便有阶段性上涨,所上扬的价格基本会被增加的费用“侵吞”。建议改变思路,配合市场倾向,降低库存压力。
(周 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