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河南科技报电子版 > A4

20190813 公共交通你真的“乘”对了吗

更新时间:2019-08-13    点击次数:124次    文章来源:河南科技报

公共交通你真的“乘”对了吗

  生活出行与公共交通密不可分,地铁、公交、出租车等交通工具在为人们提供更多选择性的同时,也会因此而引发诸多纠纷,生活中看似寻常的公共交通的日常乘坐,你真的“乘”对了吗?
下车缓慢遭人推搡 公交公司有责当赔
近日,刘某乘坐某公交公司运营的公交汽车出行,行驶至某公交车站下车时,车门开启后,刘某因翻找公交卡准备下车时间过长,导致车辆不能正常驶出车站。车上一男性乘客见状,上前将刘某从车上用力推下,刘某被推下车后,又上车找该乘客理论,随即又被该乘客粗暴地推搡,摔至车下受伤。
刘某要求司乘人员报警并控制相关人员,遭到拒绝,报警后,按照公安机关要求前往医院急诊治疗。
刘某认为,公交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赔偿责任,故诉至法院要求公交公司赔偿其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等费用。而公交公司则辩称,刘某所提供的相关票证不全,没有证据证明是在其公司的公交车上出事的,故不同意赔偿。
法院经审理后判决公交公司作为承运人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法官庭后表示,本案中,有证据显示刘某在乘坐该公司所运营的公交车到站下车时,被其他乘客推下摔伤。而公交公司则无法证明刘某的受伤是由于其故意或存在重大过失造成,因此公交公司作为承运人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法官同时表示,本案中刘某选择以合同之债向公交公司索赔,其实,刘某也可以侵权纠纷为由向对其进行推搡的同乘人要求赔偿,当然这一选择权由刘某自行权衡决定。法官提醒,因公交车内乘客拥挤、道路状况复杂等因素造成车内乘客受伤的情况并不少见,乘客应合理注意自身出行安全,提前安排好自身线路行程、备好乘车证卡,有礼有序乘车。
乘网约车发生事故 诉返车费获得支持
某日,杜某通过网约车平台约车后,乘坐司机寇某驾驶的汽车前往单位上班。不料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杜某受伤。后杜某手机支付乘车费用59.7元,寇某收到乘车费用53.7元。相关部门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案外人李某对此次交通事故承担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杜某曾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为由诉至法院,并与保险公司达成调解协议,获赔各项经济损失3000元。后来,杜某再次起诉至法院,要求寇某返还本次行程运送费用59.7元,赔偿其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费用。寇某则只同意退还车费53.7元,认为其他损失应由全责方赔偿。
法院审理后判令寇某退还杜某乘车费53.7元,驳回了杜某其他诉讼请求。
审理此案的法官表示,运输合同即承运人将旅客从起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支付票款的合同。杜某与寇某之间建立了运输合同关系,而寇某未将杜某送到约定地点,因此属于违约。杜某有权要求寇某退还乘车费用,以实际收到金额为准。法官指出,杜某在交通事故纠纷一案中已经主张误工费、精神抚慰金等费用且获赔,所以在本案中不支持杜某的再次主张。
法官指出,网约车作为共享时代背景下一种较新的出行方式,尽管其接单形式突破了常规方式,但依然符合运输合同的基本要素。手机终端发出订单申请、接单即完成了要约到承诺的合同订立过程。作为承运方,网约车司机尽管不同于普通公路客运合同的司机,却也有明确的章程规定约束,也应该依约履行合同义务,未尽到合同义务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醉酒下车遇祸身亡 法院驳回家属索赔
董某酒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但因其醉酒神志不清,没有告知司机孟某具体下车位置。车辆行驶途中,董某与孟某发生争执,董某在路上打开车门并说自己要下车。孟某只能将出租车停靠在十字路口,董某在下车时又抢走了孟某的车钥匙,二人因抢夺钥匙扭打在一起,孟某受轻微伤。行人报警后,双方停止扭打,董某向远离出租车的方向走开,孟某同时也驾车离去。5分钟后,董某倒卧在路上,一小轿车从其身上驶过,造成董某死亡。
董某家属认为,出租车司机孟某与董某发生争执,并要求董某下车。在董某明确表示“就坐你的车”后,司机孟某违反规定强行将醉酒乘客卸载在路口,间接造成董某死亡,未尽到出租车司机应尽到的合理审慎义务,放任损害结果发生。家属认为司机孟某对董某死亡的后果应承担50%民事赔偿责任,故董某家属将孟某所在的出租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损失。
出租公司表示,董某上车时神志不清,行驶中又认为绕路与司机发生争执,二人扭打停止后,董某自行离开,司机孟某也是事后才知道董某被车撞死。董某的死亡与孟某的客运行为没有因果关系,其中途下车也是其醉酒后的个人行为,故不同意赔偿。
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董某家属的全部诉讼请求。原告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法官庭后表示,董某在车辆行驶中擅自打开副驾驶车门,对驾驶安全及交通安全构成现实威胁,严重损害了双方订立运输合同目的,孟某将车就近停靠路口符合交通安全法精神,不宜认定为违约行为。停车后,董某得知有人报警后离开车辆,该行为可视为其单方提出解除合同。同时,孟某驾车离去,可视为协商一致解除合同。合同解除前,孟某按照约定履行义务,解除合同原因也不可归责于孟某,所以孟某没有违约行为,不承担违约责任。对于此类醉酒乘客,法官认为,出于安全考虑,最好在朋友或家属护送下乘车为宜。      (翟 超)